广东省保险中介行业协会

站内导航

聚焦金融战“疫”!周小川、肖钢等云聚清华五道口共议中国经济未来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发布时间:2020-05-19 09:5339 阅读: 1955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中国、美国和欧元区等主要经济体一季度GDP均为负增长,美国、欧元区和英国预计全年GDP也将是负增长,这让原本脆弱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如何在管控疫情的同时,尽可能降低其对经济的伤害,防止疫情的短期冲击造成经济的长期低迷,成为各国当前面对的一大挑战。


5月16日,“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特别策划在线上召开,央行原行长周小川、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和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上海市原常务副市长屠光绍等国内外重量级嘉宾云端连线,以“金融战疫,共克时艰”为主题,共议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的改革与未来



改革与开放是中国抗疫成功的关键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这场疫情冲击将会导致今年全球经济萎缩3%。


主要发达经济体的GDP将下跌5%至10%,可以说成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


面对这一难题,全球主要经济体甚至拿出了压箱底的政策工具,力图扭转经济的低迷。


与会专家指出,中国作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较早的国家,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最为彻底,也最为有效。


截至目前,中国央行实行了三次降准,并结合公开市场操作出台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多举措稳定金融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5月11日发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4月末M2同比增速显著上升至11.1%,为2017年以来的最高点,表明前期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的效果正在持续显现。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认为,中国的金融抗疫之路,不是简单的刺激经济之举,而是抓住时机不断推进金融市场的改革和开放、理顺市场关系、构建面向全球且充满活力的金融市场。


这些既是中国金融发展取得巨大进步的秘钥,也是中国经济能够保持活力蓬勃发展的根本所在。


张晓慧


张晓慧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下,中国在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上的步伐始终坚定不移:取消外资券商持股比例限制、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取消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限制、推动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疫情期间不断推出的一系列改革举措不仅彰显了中国坚持金融改革开放的坚定信心,也凸显了中国金融体系的巨大韧性。


在肖钢看来,中国具有超大规模的市场潜力。


无论是劳动力数量与质量、制造业地位、金融市场规模等方面,中国均占据着一定的优势,这在抗击疫情或是引领疫情后的经济发展中意义重大。


肖钢


周小川认为,中国出台相当多的宏观政策和金融体系方面的政策来应对疫情,在流动性和价格机制上货币政策出拳及时并且很有力度,一部分是克服疫情提振总需求的政策,也有一部分实际上是代行救助的功能,政策应对的总体效果是不错的。


周小川


面对疫情持续状态仍需把好风险关


截至目前,全球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经超过400万人,疫情作为一场持久战,仍在深刻影响着全球经济的恢复进展。


多位专家认为,从目前来看,对于金融资本市场风险的把控还不能松懈。


今年2月下旬至4月,全球资本市场迎来一波剧烈动荡,发达国家股市和原油等风险资产价格大幅下跌,在市场最动荡的一段时间里,发生了股、债、油、黄金价格的全面下跌。


早前,中行就因国际原油价格的波动,旗下一款原油期货衍生品因此穿仓,酿成巨大损失。


张晓慧认为,当下,全球经济发展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持续蔓延,由此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冲击给金融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我们必须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


在屠光绍看来,资本市场的走势反映了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疫情对经济的结构性影响是存在差异的,行业走势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明显分化。


屠光绍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刘国恩指出,经济基本面的恢复,要考虑疫情对未来经济活动持续性影响,市场的走向和发展也主要取决于疫情在未来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全球能否采取更加有效的抗疫行动。


刘国恩


刘国恩认为,对于宏观经济来说,未来经济的发展动能主要来自于我们的总需求计划。


新冠肺炎疫情和人类之间的战争不一样,在疫情面前,全世界系统性的总需求是一致的,因此我们所面临经济下滑,可能不是“V”字型而是“U”字型,尤其是有多波风险存在的话,需要我们做好充分的准备,尤其是经济能力上的准备。


疫情或是体制机制疏通和改革的契机


目前来看,疫情的发展给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挑战,但在挑战的背后,市场也酝酿着体制机制改革的机遇。


如何疏通既有机制设计的梗阻,使政策与市场的传导更加通畅,还需要各方把握时机进行探索。


就金融业在抗疫中的表现,周小川指出,过去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的建设以及市场化改革是针对常规经济运行情况的,也考虑针对金融危机的情况,但对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特殊的情况,实际上没有太多的思想准备和研究方面的准备,因而传导机制和执行机制方面还需要加强研究。


其中一个问题是,如何使金融市场和金融行业更多地对接财政政策?


周小川表示,确实,财政政策在这个时候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也是不够充分有效和顺畅的,过去主要依靠的办法是将财政资金层层分解,过程中也往往会发生一些截留、挪用,而现有的金融机构和基层还是有紧密联系的,因此可以尽可能利用并创新服务方式,使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于控制疫情。


周小川认为,遇到这种情况,需要有原则明确的机制设计,从而使这个机制能够得到落实、能够执行到基层。


屠光绍指出,疫情期间,资本市场保持了改革开放的态势:“资本市场改革的范围在逐步扩大,进度上也加快了步伐,比如关注度很高的注册制,目前已经确定要落地创业板,这是一项重大的改革,此外还包括《证券法》的修订,相关制度的建设,改革的速度都在明显加快,并没有受疫情影响而中断。”


屠光绍认为,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力度前所未有,这既为中国资本市场下一步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也提供了良好的机遇。“改革开放的政策,无论何时,一定会对资本市场产生深远影响。无论是从市场的机制、功能、结构还是作用,都会产生深远影响。”


返回顶部